首页 > 都市小说 > 寻龙迷踪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程念真的身世

第一百一十三章 程念真的身世(1/1)

目录

程三思默然了片刻,才满面悲痛的说道:“没错,师傅就是这么走的,带着满心的不甘,还有对我满腔的怨恨,堂堂一代医仙,就这么猝然而逝,甚至于连遗言也没有留下半句。”

封不平瞪大了眼睛望着程三思,他不敢相信程三思的话可是他能看出来,程三思没有说谎。

他说的是实话,他脸上的悲痛也是真真切切的,没有半点伪装,不论怎么说,医仙也是从小到大将他们抚养长大,传授了他们一身医术,如同慈父一般的人,即便是心如铁石一般的人,眼看着他惨死在自己的面前,也不可能丝毫不为所动。

这几十年来,封不平其实早就已经猜到师傅当年就已经过世了,他曾经想象过无数种师傅惨死在程三思手中的情形,这令得他对于程三思的仇恨与日俱增,然而他却从来也没有猜到过这个结局,师傅竟然会是自杀的!

师傅的一生,钻研医术,治病救人,在他的手里曾经治好了多少的病患?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师傅这一生中行了多少善,积了多少德?

都说是善恶有报,难道这就应该是师傅的下场?怀着满心的不甘与愤恨这么悲惨的死去?

封不平的心中感觉到一阵阵的悲凉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哑着嗓子对程三思问道:“那么后来呢?”

程三思长叹了一声,说道:“后来,我把师傅葬在了师兄师嫂的旁边,接下来一把火把我们曾经隐居的那个山谷烧得干干净净,算作是与过去的彻底道别,然后我就带着师兄师嫂的那个孩子离开了那里。从此,我一面在江湖上四处行医,一面仔细研读师傅留下的那本医书,我把那个孩子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的抚养,视如己出,或许你说得对,内心深处我对于师兄师嫂,还有师傅,其实是有着愧疚的,也许只有这样,我的良心才能好过一点。”

“至于这孩子的病,师傅虽然说无药可治,可是我不信。他既然选择把那本医书传给师兄,让他从中研究治疗那孩子的办法,那么想必其中一定会有关于这个的线索。于是我一面苦苦研读医书,一面在江湖上到处打听,希望可以找到医治那孩子的方法。”

“可惜的是,或许是我太过于愚钝,或许我的天资真的不如师兄,整整十年,我竟然找不出一点办法来医治那孩子。终于,在那孩子十岁那年,她的脑疾忽然恶化,我却无能为力,束手无策,终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没了。”

程三思垂下头去,伤痛之情溢于言表。

封不平心中也很难过,想不到那孩子终究还是没了,大师兄留下的这唯一的一点骨血,最终还是没能保住。

迟疑了片刻,他忽然开口问道:“既然大师兄的孩子终究还是没了,那你现在身边的那个女儿,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

程三思抬头缓缓说道:“那孩子死后的那几年,我很受打击,原来世间

真的有我所力有未逮的病症,那种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的感觉,实在让我很难受。于是我一面形单影孤的在江湖上飘荡,四处行医,一面潜心研究医术,渐渐的竟然有了些名气,成了别人口中的神医,妙手回春的医道圣手。”

“可是我自己的心里清楚,这世上还有许多我无能为力的病症,我连想要挽留住一个孩子的生命也办不到,什么神医,什么起死回生,全都是狗屁!一直到我遇见了真儿的时候,才真正改变了想法。”

“那一年水患肆虐,大灾过后又瘟疫横行,我赶去灾区,看到的是饿殍遍地,积尸如山的惨状。就在那些灾民之中,我见到了真儿。当时她的父母都染上了瘟疫死了,只留下了一岁左右的她,而其他的人因为害怕染上瘟疫,都躲得远远的。这孩子当时哭的声嘶力竭,如果没有遇见我,不出两日,她一定会活活饿死。”

“可是偏偏就是我遇见了她,当时她的哭声,她的眉眼,简直像极了那个死去的孩子,我几乎有一种错觉,是上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,把那个孩子又重新带回到了我身边。所以,毫不犹豫的,我把她抱了回来。”

“我给她取名叫做念真,这其中当然有怀念师兄师嫂的意思,我告诉所有人她就是我的女儿,我就像个真正的父亲一样,抚养她,教导她,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,天可怜见,她总算是无病无灾,平平安安的出落成了现在这么个水灵灵的大姑娘。”

最后程三思长长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这就是真儿的全部的身世,你的好奇心满足了?”

封不平听得有些愣神,这个故事的确有些曲折离奇,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,过了一会儿,他才微微一笑,说道:“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,看来你虽然心狠手辣,冷血无情,倒也还没有到坏透了的地步,至少,还留有那么一丝人性。”

程三思冷哼了一声,道:“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评价我的时候。我究竟是好是坏,是善是恶,自有后人来评说。至少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全都是为了当世的医术能够更加精进,有所突破,更上一层楼,我问心无愧。”

“好一个问心无愧!”封不平拍手高声说道,“为了你心中的目标,你就可以毒杀你的师兄师嫂,逼死抚养你长大,对你恩重如山的师傅,甚至于为人驱使,去做那些杀人害命,的事情,甘心情愿的做别人的杀手。表面上你道貌岸然,治病救人,是所有人眼中的神医,是万众敬仰的偶像,谁知道你背地里竟然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龌蹉勾当!你以为,你救治了几个人,你犯下的那些一笔笔血债就能够一笔勾销吗?如今竟然还能厚着脸皮说什么问心无愧?凭你也配!”

封不平的这一番怒骂直骂得程三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,,却说不出话来。

好半天他才嘿嘿一阵冷笑道:“想不到多年不见,师弟你的口才倒是大有进步,只不过单凭这口才今晚却救不了你

的性命。”

封不平却并不慌乱,说道:“怎么,等不及想要对我对手了?你莫要忘记了,你那位最疼爱的真儿可还在我手上呢!”

程三思冷哼了一声:“你既然已经知道了真儿的身世,也就应当明白,想要用她来要挟我是不可能的。可笑你竟然还想着要报仇雪恨,简直是痴人说梦!”

这时他的语气忽然缓了缓,说道:“只不过,如果你现在能回心转意,说出真儿的下落,或者我可以连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情分上,让你死得痛快一点,不必受什么痛苦。”

封不平脸色微变道:“这么说,今晚我是死定了?”

程三思大笑道:“我已将所有的事情毫无隐瞒的概述你了,就是不想你在黄泉路上做一个糊涂鬼。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么多的秘密,难道你今晚还想要生离此地吗?”

封不平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看来我今晚真的是死定了,原来知道了你的秘密的人都必须要死的。”

程三思点点头道:“不错,我的秘密决不能让别人知道,所以知道了这些秘密,你就必须死!”

封不平抬起头来,忽然极其诡异的笑了笑,说道:“既然知道你秘密的人都必须死,我看你今晚有的忙了,因为你必须把他们全都一块儿杀光。”

他们?程三思一愣,随即忽然明白了什么,扭头望去,之间从树林后面走出来了几条人影,赫然是唐大,叶枫和张胖子。

而走在他们之前的一道倩影,却正是他的女儿,程念真!

看到程念真,程三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痛苦的表情,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句:“真儿……”

很明显的,他们和封不平是一伙的!

他们一定早就隐藏在了这里,刚才封不平和程三思之间的所有对话,他们全都听到了。

更为糟糕的是,这一切程念真也全都听到了!

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名满天下,救死扶伤的程神医,当年竟然会残忍的毒杀了自己的师兄师嫂,逼死了养育自己的师傅,而且他如今居然还是十殿阎罗之中最神秘的那个转轮王,是个满手血腥,罪恶滔天的大魔头!

最重要的是,他们全都知道了程念真的真实身世!

看着像自己一步步慢慢走过来的程念真,程三思的心里忽然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慌乱。

他不敢看程念真的双眼,因为他无法分辨那里面燃烧着的究竟是失望,是难过,抑或是痛恨?

他不明白,叶枫和唐大他们怎么会与封不疑走到一起了?而且他们还设下了这么一个圈套,诱使自己主动钻进来,坦白了一切?

而最令他想不明白的是,自己一手抚养长大,无比疼爱的女儿,那个曾经无限信赖自己的小丫头,为什么也会和他们在一起?

难道说,对自己设计这么一个圈套,她也有份?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