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小说 > 国潮1980 > 第五百三十一章 庆功宴

第五百三十一章 庆功宴(1/2)

目录

中午十二点一刻,正是“坛宫”饭庄最忙碌的时候。

今天京城华侨旅行社的导游带来了一个五十三人大型港城旅行团。

于是本来是八成上座率的餐厅,瞬间人满为患。

而且由于港城顾客对中餐的喜好也不同欧美客人,吃的都是包桌便席。

厨房里更是超负荷运转,前所未有的热火朝天。

只见厨房的炉灶上,烈焰翻腾。

只听锅勺和各种不锈钢器皿的碰撞声此起彼伏。

至于负责送菜的服务员,至少也得有十几个聚集在此,焦虑的排着等菜。

甚至有的人已经急不可耐的挤在出菜台前,七嘴八舌地央求上了厨师。

“程师傅,您先走我们圜丘的菜吧,我这个快!都是汤菜”

“对不起,江师傅,神乐署那几桌儿已经不能再等了,那些人好像都饿坏了,没有什么耐心。要不先把两道面点出了”

“常师傅,您那冰糖甲鱼和桃花泛好了没有?祈谷坛的客人都急了,真的要投诉了”

“艾师傅,烤鸭还多久出炉?对,我的五只,都是七十二连房的,好好,我马上准备料盘”

“我我呀”

待尴尬平歇,宁卫民擦擦脑门的汗,才又说道。

“其实啊,我跟你面前提钱的事儿,没别的意思。就是觉着有好处,我不该一人独吞。觉着你帮我这么大的忙,理应咱们有福同享,我才不亏心。”

“可是呢,我一没想到,我那投机倒把的鱼腥味会熏着你。二是没想到这事儿还会这么巧。咱们出去竟然还被罗婶儿和玉娟嫂子撞上了。”

“都赖我呀,整个一大俗人,除了钱想不到可以谢你的东西了。怪我办事没脑子,考虑太不周到了。社会上现在不都在说那句话吗?叫吃了没化的亏,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”

“我知道,这个事儿罗婶儿和玉娟嫂子看见了,恐怕得往歪了想,也许她们还会背后瞎说道,这些肯定让你很尴尬。而且万一将来让你的未婚夫知道,弄不好还破坏你们的感情呢。”

“我同样也明白,为了避嫌,你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和我保持距离,尽量冷处理了。是不是?还有,我更知道你的为人。别看生气时你看着挺凶,但其实特善于替人着想,品质是相当地高尚。刀子嘴豆腐心都不能形容你,你简直就跟菩萨一样,那叫慧而有情。”

“可越是这样,我越觉得自己的罪孽深重,对不住你呀。晓冉,你得相信我。有句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我不想当坏人,更不能坑了像你这样好心好意帮我的人。所以我一定极力挽回恶劣后果。我得给你正名,我得还你清白,否则我就以死谢罪”

宁卫民还就有这点本事。

不管他怀揣什么目的,琢磨什么事,话又有多么夸张。

反正只要从他嘴里说出来,总有那么股子诚恳劲儿。

让人听着都感动,都觉得是他善解人意,在为你着想。

于是电话那头,米晓冉便绷不住乐了。

“你可真够能瞎说的!什么未婚夫啊?什么菩萨啊?还以死谢罪?你也太夸张了!”

只是话虽然是嗔怪的话,但从她逐渐开朗饱含笑意的语气里,宁卫民却完全能够确定,对方已经原谅了自己。

为此,他也就更卖力的发挥了起来。

“真的真的,我宁卫民生是一言九鼎的人,死是千金一诺的鬼!如有虚言,天诛地灭!”

这一下,弄得跟发毒誓似的,米晓冉那头更是乐不可支了。

“你怎么越说越没边了。什么人啊鬼的?哎,我说你也说点实际的,你到底想怎么挽回恶劣影响?别光说不练啊”

“这这个暂时嘛,我还没考虑成熟。不过有一点我已经想好了,那就是怎么能让你疏散心理压力。”

宁卫民假模三道的踌躇了一下,随后继续他荒诞不经的建议。

“据说,摔东西这种办法很管用,唯一的副作用就是也会同样增加一些经济压力。你看这样怎么样?我买一箱子玻璃杯去,咱找个地儿,你好好卒瓦上一通,你就把杯子当我,先出出火怎么样”

偏偏大多数姑娘还就吃这套。

虽然听了,嘴里会说“讨厌”,但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。

像米晓冉,就几乎要笑得肚子疼了。

“去你的,你这什么招儿啊。我才不干呢”

“你怕累啊?那不要紧。我还有一辙,咱就吃冷饮。我买一桶冰激凌给你怎么样?想怎么吃怎么吃,败火”

就这么着,随着持续不断的说笑,一场风波,总算在宁卫民卖力的游说下平息了。

至于这通电话,那时间可长了,足足打了得有三毛钱的。

如果不是这年头电话线路的交换机还很原始,导致电话线路中断,那横是得奔四毛去了。

可还别说,即便如此,米晓冉花这钱也没半点不乐意的。

反而是满面含笑交的钱,美得就跟听了场相声大会似的。

甚至从她明媚的表情中,和刚才的对话语气里,连4号院负责看电话的球子妈都误会了。

临收钱的时候,这小老太太乐不津儿把一张胖脸凑过去,神秘兮兮地问米晓冉。

“闺女?怎么着?这是男朋友的电话啊?是不是刚吵完架,上赶着求你,这又和好了?哎,咱大姑娘家,就得拿捏着点,那小伙子才围着你转悠呢”

这话让米晓冉登时脸儿一红,赶紧急切的否认。

“不是不是哎呀,大妈,我哪儿有男朋友啊。瞧您。这都说得什么呀?是我表哥”

而球子妈俩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,满脸的神色都是不相信。

“表哥?哦?是吗?”

米晓冉再次脸泛桃花,扭身儿跑了。

于是直到米晓冉背影消失在眼前,这球子妈还没结没完的撇嘴呢。

“切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傻丫头一个。还想懵我?大妈我也是过来人”

跟着,老太太摇着脑袋一转身,把屋里话匣子给调大了。

说来也不知怎么那么寸,这电台里也正放京剧西厢记呢。

而且还是小红娘的西皮流水。

这戏词儿也是绝对应景儿啊。

“这兄妹本是夫人话,只怨张生一度念差。”

“说什么待月西厢下,乱猜诗谜学偷花。”

“果然是胆量比天大,夤夜深入闺阁家。”

“若打官司当贼拿,板子打、夹棍夹、游街示众还带枷。”

“姑念无知初犯法,看奴的薄面你就饶恕了他”

与此同时,电话的另一头。

宁卫民大大伸了个懒腰,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却发出了颇为自恋的感慨。

“唉,总算没白费吐沫,给个臭丫头哄好了。我怎么就这么有才,这么能说呢?呵呵,爷的肚儿,那就是杂货铺儿啊”

不过也真不能怪他嘚瑟,谁让他目的全实现了呢。

米晓冉不但对他前嫌尽释,而且告诉他答应的事儿不变,这就让他吃了定心丸了。

想了想,他认为问题已经解决,完全可以通知杂志社那边换新地址了。

而紧跟着,完全出于本性,又一琢磨,更大的贪婪心起。

他觉着既然这事儿已经证明有效,那干嘛不试试加大投入,去扩大战果呢?

当然,没必要在现代青年换底封啊。

可干嘛不再多找几家杂志社试试呢?

以前他是万事开头难,没人做过这样的广告,任何编辑部恐怕都有顾虑。

可现在不同了,已经有了现代青年刊登的广告做样板,又没产生不良后果。

相信那些杂志也会少了许多顾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