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古纪天元 > 第27章 出人意料

第27章 出人意料(1/1)

目录

精神世界内,苍誊是咧嘴狞笑,他都快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好滴~

暗月天狼是打死也不会想到,星河的体内竟然藏着一个老狐狸,它馋别人的宝贝,可别人却馋它这一身的血肉精气,馋它的兽核。

刚才因为自己的误判,险些害得星河就此殒命,苍誊对此事那是一直是耿耿于怀,恨不得自己亲自现身,将这小畜牲撕吧的一干二净。

眼下星河也并非就是暗月天狼想的那般,是因为消耗过度才导致的虚脱不起,而是被苍誊强行封住了手脚的经脉,还可刻意压制了他的气息,就等着暗月天狼上来捡漏,然后嘛~呵呵。

见星河确实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,而且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,暗月天狼彻底放松了警惕,它眼中闪过一丝寒光,露出獠牙就要断了星河的四肢。左右纠结了小半天,这头恶狼不是没有想到,星河可能会突然暴起,然而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它更多的时候是在觊觎对方身上的宝贝。

苍誊咧嘴一笑,骤然松开了指诀。被强行压制的星河,如同饥肠辘辘的野兽挣脱了束缚,眼中闪烁着嗜血狂暴的光芒,他后腿用力一蹬,整个人便猛然扑到了暗月天狼的跟前,随即以迅雷之势一把抓住了对方的皮毛。

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,暗月天狼甚至没有时间反应,只得任由星河跳上它的后背,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令它是终生难忘。

要知道,苍誊的一滴本命精血富含了万载的灵韵,即便是让星河一直保持狂暴的状态,那也足够让他不眠不休闹上十天半月。

暗月天狼是顿感不妙,但现在想跑,已经是为时已晚。它只觉得后背猛然传来一阵裂骨之痛,随即这后勃颈更是疼得撕心裂肺,剧烈的痛感让它忍不住疯狂咆哮,为了摆脱星河,只能一次次用身体去撞击周围的大树,但似乎并没有任何作用,反而让它的伤势是越发的严重。

狂暴的星河,用双膝紧紧夹住了暗月天狼的背脊,而他的十根手指也深深扎入了对方的血肉。一时间,任凭这暗月天狼使尽浑身解数,始终是没有办法将其挣脱。

凄厉的兽吼响彻森林,这一方野兽皆是心惊胆寒,全都蜷缩在隐蔽的角落,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。鲜血侵染了暗月天狼漆黑的毛发,星河是如同野兽般撕咬着它的勃颈,它现在那叫一个悔不当初,怎就管不住自己的贪念,为什么还要回头,来招惹这凶残嗜血的怪物。

星河嘴里传来的阵阵咀嚼之音,听得暗月天狼是胆寒不已,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“难道这小子还想活吃了自己不成?”

“不行,这绝对不行。”

一想到即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暗月天狼不禁感到了深深的恐惧。原本已经是体力不支,勉强维持站立,但出于野兽求生的本能,它再也顾不上任何后果,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量,与其被生吞活吃,那还不如毒发身亡来的痛快。

嗷呜~

暗月天狼的四周突然鼓荡起阵阵寒意波动,一股凛冽的寒风自它体内向外迸发。与此同时,星河一口深深咬住了它的勃颈,猛然听到一声碎裂,寒风跟着便肆虐而起,而星河也飞向了半空,随即是重重的摔落在地。

即使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,但狂暴的星河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,他一口吞掉口中的血肉。然而就是转瞬间的功夫,他刚想继续发动攻击,但身体却突然一滞,一阵剧烈的绞痛,自他腹中传遍身体的每一根神经,即使身处血脉狂化,那也难以压制这种令人窒息的痛感。

暗月天狼已然没有了之前那般神采,原本凶戾的眸子变得暗淡萎靡,巨大的狼躯趴在地上奄奄一息,它的脖颈之上,触目惊心的血洞裸露着半颗兽核。

看着蜷缩在地的星河没有继续攻击,暗月天狼知道,这是它唯一可以活命的机会。即使再怎么疼痛难忍,它依旧是咬牙站起了身子,甚至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,那是生怕这人族妖孽会再次暴起,到时候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。

苍誊是一言不发,他这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此刻星河突逢异变,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还不好说,但倘若这个时候暗月天狼突然发难,那搞不好今天就得在阴沟里翻船。不过好在,对方只是朝着远处夺路而逃,并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,这让苍誊不由得长舒了口气。

蜷缩在地上的星河,只觉得小腹中有一股暴烈的力量,在不停的向外鼓荡。这股力量一次次冲击他的五脏六腑,撕裂他的每一寸筋络血脉,这种强烈的痛感就连血脉狂化也无法令其泯灭,他所有感官和意识,已经被疼痛彻底淹没。

之前在寒潭内,星河就险些被苍誊的力量所撕裂,那种痛楚令他是终身难忘,但勉强也能咬牙强撑。可眼下所遭受的疼痛是之前的十倍百倍,而且是反反复复,一直在折磨他的身体。

苍誊面色凝重,他没想到星河会误食半颗兽核,导致兽核的力量在体内失控,但更为致命的是,这股力量引爆了他的一滴精血,这绝非是血肉之躯可以承受的力量。

眼下的情况可谓是相当复杂。高阶种族都有承载力量的生命之源,比如兽族的兽核,妖族的妖丹,这正是它们强大的根源之一。可人族却是例外,既没有先天灵窍,又没有生命之源,这就导致他们一直处在洪荒世纪的底层,几万年的时间里,从未有过任何的变化。

苍誊已经活了上万年之久,他体内的本源之力那是雄厚无比,就连一滴精血,也蕴藏了万载的灵韵。当时也就是情况比较特殊,他才迫不得已浪费了一滴精血,让他的力量以相对温和的方式,短暂的充斥在星河的每一寸血肉当中。可是没想到,最后的结果却是这般出人意料。

目录
返回顶部